2020那些事

联动

准备每年出个文章联动在空间里面吧,不然博客完全封闭后没有向外发泄的空间了。争取每年产出一篇好一点的文章。去年其实没有搞出一篇文章那样,主要因为刚好过年的时候是疫情爆发的时候,这前后也比较难分割吧。

正文

去年开春比较早,记忆从元旦发生了那件让我写了好几篇文章对线的事情开始,看到那附近的日记,意识到原来那个时候自己还没从另一段梦魇中走出来,似乎在学校最后的那段时间吧,发生过好几次,我找过好些人,倾诉了一些事情,记下了一部分。只是忘记了是给谁录了那首追光者。然后就是被那段vlog所触动。其实大家都在为自己不为大多数人知的目标而努力着,世界很大,自己在自己的世界忙碌,与大部分人没有联系,只有着一张属于自己的小小的网络,而这些网络,编织成了这个世界,偶然间,通过一条神秘的线,看到了远离自己网络的某一端,才发现世界是一样精彩着,也平凡着。只是早已忘却了那份平凡,却依旧记得一份温柔,也正是这份温柔,陪着自己度过了这魔幻的一年。

之后便是回家的旅程,那段记忆已经封存在很多地方了,只是未曾料到,一年之后会因为当时正在经历的这场疫情而变得无法回家。其实反而是今年有了想回家的冲动,可是也没办法,说为了国家大局着想,其实也是虚的,最大的困难是即使现在网上嗤之以鼻的层层加码还是依旧在自己的老家执行的隔离政策。自己已经感觉无所谓,好像已经用一种不得不接受的姿态迅速接受。去年那趟回家,确实挺麻木,即使还没过年的前几天,我感觉很难受,却又什么都不敢说,人生很难。我似乎是失去了与家人讨论任何东西的勇气了,我们之间的隔阂越来越深,活的越来越不在同一个世界了。只是没想过麻木到不知不觉竟然几个月,即使如此,一边给自己立着flag,一边无所适从,想了下正儿八经做了比较长久的事情,大概也就是录了好多好多歌,学了一大波日语,坚持写了好多文章,尤其是总结了自己的前半生而写了半部自传小说。那个时候的自己确实还留有一丝天真感,会想要30岁以前,为自己而活,35岁之前,去过渡与努力,找到人生价值,之后就再为现实而活。那段时间几乎没有下过地,在床上进行着除了吃饭的一切活动,当然没正儿八经的也追了好多综艺,以及爱5,自己觉得爱5确实充实了我那段时间大部分的时间。下棋的话,感觉那个时候的自己完全还不入道吧,靠着S1的隐藏分硬是撑到了钻石。之后我迷上了看一些反乌托邦的电影,不过也就是暂时的热度,把一些代表性的作品看个遍之后,基本也没再继续探索了,大概是这类题材的电影确实很少吧。

闰二月附近,从一些语言中还是看得出那种压抑的自我。在家一个多月几乎天天这样的生活,自己已经感到了百般的无奈与厌倦。小时候的记忆或许不清楚,但自有记忆以来,连续过这样的生活应该是人生中第一次吧,即使以前最无聊的在家期间,也不会是这么长的假期,或者总会在外面遇到什么新鲜的事物。现在的自己犹如一个被上帝设定好的程式,机械地重复着睡觉与吃,在自己的手机或者电脑中努力找寻与外界的联系,然后天黑掉,再次睡去。习惯于忙碌之际,总想着能长期享受如此静谧的生活,可当真正这天这样到来,却到底发现是人生中最糟糕的体验。一直到三四月份,依旧是带着旧时候的自己情绪的继续麻木的重复生活。即使那样,我也还是倍感一些压力吧,看的出时不时的熟悉的情感情绪,依旧没恢复的丧感,和对之后马上要面临的新环境的无限焦虑。虽然只是一年前,但是我觉得就论社恐方面,那个时候的我还是实打实的,稍微看了几部哪怕是跟社恐可能毫无关系的电影我就会有焦虑感。然后就是那篇对线文章的另一件事情,大概还是自己被疫情关坏掉了吧,不过人事总结都无数遍了,也没必要再说些什么,毕竟那段时间真的太压抑了,压抑到我写了好多好多诗,即使现在我看到那些词句,也很难想象到我当时的心情有多么扭曲与复杂。也看到一年前的自己对自己的咆哮,对自己好一点之类的,多么熟悉的台词,因为上个月,我刚这样对自己咆哮过一次。自己生而为人,确实是不会长记性的动物。

回学校大概是一切的转折点吧,4月底,我们这一届的学生们集体延迟毕业。不过自己还算留有一手,决定6月入职,所以很幸运的不被疫情而影响原先的计划。回到杭州那座城市,这么多的记忆,属于自己的青春,就在此时此刻,画上了句点,回忆起刚到杭州时的种种,有时候真的会幻想,要是一切都重来一次会是什么样,从云峰门口出来去上课的自己,那个时候是多么无忧无虑,青涩地迷惘着。不觉站在如此靠近的距离,挥手告别这座圣地,告别七年的过去。不过在杭州也留下了一点点伏笔,也是没想到在今年元旦还会有联系,以及发生了那段司机凡学的趣事。随后自己去了趟成都,把毕旅原先不可能完成的计划尽最大限度完成了。我写下了那篇《记疫》,其实看了看里面写的,我挺想写个《记疫2》出来,因为真的没想到这段疫情在那之后依旧影响了再这么这么久,影响力大到无法想象。

2020的分界线应该是来到北京的这天,5月20号,我正式告别了老家,也算是告别了自己的一段人生,开始了新的征途,期间因为又是两会又是疫情,到北京的路途及其坎坷。好在不久前刚结束了隔离,到了就可以开始找房子。刚下火车,就回想起了高中那段也是自己这次来之前唯一一次到北京的情形,心生无限感慨,那时候的自己,又何曾料到多年之后自己以怎样的姿态回到这座城市。公司给报销两周的酒店住宿,不过自己基本也就住了一周就安顿好新家了。因为6月初才入职,所以开始了一小段在北京的自由生活,大概也就是到处逛一逛。办了张北京的流量卡,去了趟人生中第一次去的宜家,给自己配了台式机,结果还因为各种问题返修了两趟,非常折腾。

开始工作那段时间真的是特别煎熬,因为自己极度社恐,外加上这种在家办公的环境,感觉自己很难适应到一种舒适圈,那段时间刚开浪姐1开始播,感觉每周靠看姐姐才能好好的缓一下自己的心态。渐渐地自己慢慢适应了工作的节奏,性格上也有了很大的转变,尤其是我觉得自己多年难治的社恐竟然因为工作开始慢慢变得克服,因为工作性质真的是会强迫自己每天跟很多人交流,这跟以前的自己单独闷头做事完全不一样。在之后基本就是比较顺利固定化的的生活模式了,比如会追追剧,算是自己第一次看国产网剧吧,隐秘的角落,无证之罪,白夜追凶,到后来沉默的真相,感觉这类剧真的看起来挺符合我自己的口味。另外一个改变算是自己的梦魇渐渐的消失了吧,起初其实自己还真会有偶发的情况发生,也会有那种纠结的挣扎,但是渐渐地减少了,直到现在我觉得算是真正解脱了吧。自己去染了个头,虽然自己曾开玩笑工作之后再也没机会染头了,现在却发现,工不工作跟染头也没关系,只是这次染的很失败,因为脑子一抽烫了个卷发,而自己本身就是很抗拒卷发的,也不知道当时自己怎么想的。

对于我在好多地方所宣泄的那种情感逐渐淡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也经历过这些事情了。但其实这种淡化真的来的好晚好晚,也可以说很慢很慢,毕竟这种情绪少说也跟着自己两三年了吧,但是我觉得真的很不容易,能够不会再去,或者准确说不会投入超过两成情绪在里面,这也算是一种成长吧,而且我觉得这也足够了,无论何时何地,自己还是会被渴望与追求的,也能感到无比满足,为什么一定要深陷一种无法达到的痛苦中呢。不过其实情感的转化也跟生活方式变得与之前都不一样会有些关系,疫情慢慢开始好转,公司恢复一周去一趟,周末我也会稍微出去玩一会儿约见个同学,或者一个人走走。似乎一切变得开朗的起来,重复也不一定是枯燥无味。只是快要丢掉一些flag,比如锻炼以及学日语之类的,毕竟每天工作之外其实很难有精力去想着再去清一些flag,好好的休息成为一种一种必须。因此我也为新的一年打下一点计划,希望这一年伴随着改变的标签而有些无所畏惧的尝试吧。

9月左右,觉得自己睡眠质量变得很低,每天做梦,不过大概是舒适圈的适应吧,想着10月的长假马上要到来的自己还是很开心,信条成为自己元旦之后唯一再开始去电影院看的电影,而且自己真的是无比喜欢诺兰的这类题材,也是自己第一次三刷。然后是老情绪,会偶然的出现随后又离去,因为一个14岁孩子自杀的新闻契机,竟回想起高一一些不好的经历,那个时候发了个票圈描述了那段经历,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过那段故事吧,以至于很多高中同学都很诧异的回复我觉得我还有过那样的经历挺不可思议,其实感觉自己就是这样吧,别人看到的我,又有多少才是真正的我呢。国庆节跟几个朋友约出去玩,虽然很累但算是很尽兴,独自一人工作久了确实很就没这个样子的感受了。然后经历了去医院看眼睛的事情,以及在S赛上看到LCK暴打其他赛区,有种回到S5、S6那个时候自己刚接触这游戏时看比赛的那种心情。后面直到元旦基本都是麻木机械的工作,因为疫情恶化又恢复到全天在家办公,虽然自己有努力在做一些些小改变,比如开始学习化妆,不过大部分时间都还是在打工,然后切换到咸鱼与下棋。确实日复一日的生活会让人产生一种麻木的感觉吧,为了抛弃这种麻木自己甚至也做过一些寻求刺激的事情,除了那些之外自己真的就活的像是一个机器人了。

元旦是期待了很久,第一次请年假回了趟杭州,反正是想着不能再关在家里了,怎么也要哪里走走,结果没想到能在杭州约上了好多人。感觉两个月的压力一下子得到了释放吧。在一座熟悉的城市里,心情完全跟在北京不一样。我找了很棒的酒店,想着好不容易出来一趟要舍得多花点钱好好享受下。然后就是跟老乡的聚餐与跨年,跨年那天印象特别深刻,晚上我喝大了,一个人打车回去,司机看我醉醺醺的样子,问我要不要吐,我当时还算有意识,大过年觉得不能给司机添麻烦,本来已开始忍者,后来忍不住,一路上就是跟司机说停车,出门吐,坐一会儿,再吐,吐了多少趟已经数不清,唯一知道的是肚子里面应该没东西了。回到酒店直接倒头睡,第二天头特别痛,喉咙也痛,大概是反流的胃酸吧。然后也是缓了一大半天。后面跟表妹逛街去专柜试气垫霜,第一次鼓起勇气去试妆并没买,以及跟大一室友吃海底捞打桌球,也算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打桌球吧,之前也没发掘出这样的技能。反正挺难得,毕竟想想回杭州的时间真的没几次了吧。

之后就是发生的那件事了,也是我对线的契机,这里就不说了,反正我是佩服自己的勇气了。后面直到放假前几天,自己刚经历人生中第一次半夜被叫起来修代码。在那之前的两小时,其实就有种感觉不太对劲的预感了,因为自己其实最近睡得特别好,但那晚就是失眠了,甚至冥冥之中感觉有什么大事发生,很神奇,三点左右,被同事电话叫醒,我发现自己就是有这种吸引bug的魔力。不知不觉还真的发现什么在别人身上正常的东西到我身上都能出问题。反正现在看来过年也比较难玩的清净了,但愿一切快点好起来吧。毕竟这是自己第一次外地过年,因为老家不当人的隔离政策,完全不欢迎外地人回家来的样子。不过也行,自己算是看透了,不知道会是怎样的感觉,但至少老家对于我的意义,已经几乎消耗殆尽了。回家不过是为了看看亲人们,再吃一吃熟悉的味道。但愿今年情况好转,不再继续需要就地过年了。

不觉已经到了除夕,新年快乐吧。总结一下,上半年,在很糟糕的心理状态下回家,经历疫情,宅家并自我修复很久,云答辩,延迟毕业,返校取证,去了两个地方旅游,做了疯狂的事,下半年,来到北京,平日在家工作,周末在家躺尸,然后继续工作,然后继续躺尸,国庆去了天津,元旦去了杭州,也做了一些做了疯狂的事。如果一定要祈愿,我只希望接下来这一年,自己做出比较多的改变,比如锻炼锻炼被老板吐槽过的英语,去尝试一些成熟风的打扮与作为,延续这个标签的意义,同时不要再去做无谓的冒险,搬个新家换个心情,工作一定一定要顺利,毕竟晚上被叫起来修bug真的特别特别心累与伤神。展望的话,春节过后,自己计划会做一个夸张的发型,公司会组织打疫苗,夏天疫情应该会好很多吧,想要更肆无忌惮的多出门玩,跟某位要来北京的小可爱约好去快要开放的环球影城玩,自己会攒假去一趟南京,再去一趟深圳或者广州,武汉也能提上日程。真的会更期待新的一年,毕竟2020无论是自己还是整个世界都经历过太多不如意,不过自己也一步一步赶走了好多好多阴霾,2021对自己会是一种雨后彩虹的感觉吧,彩虹虽然失去了一种颜色,暗闇も光ろう、握り缔めたその希望も、不安も、煌めくどんな星も、ボクを照らすか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