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掉开心果,或许,就会开心吧——过去的2021

这篇年度总结迟到了几天,眼看还有两天开工,是时候写一些东西了,这篇文章发出来的时候应该是最后一天了。刚刚看完3年A班,心里还有有些波动,外加之前几天发生了很让自己震撼的事,想着缓缓再写吧。吃着吃着开心果,突然就有了题目这个灵感——如果吃掉开心果就能开心的话,那该多好呀。

2021年,从没有回去的春节开始,其实也没想到吧,这可能是自己今后为数不多能选择净化自己的方式了。即使是在异乡加着班,还是会感觉到一种不亲切的自由与安静的时间。换了新手机,看了几场非常贵的电影,是的,春节档电影一年比一年贵,但即便如此,在异乡打工的自己也值得去看上那么几场吧。那个时候也是开始追起了红警,曾经一度在好几个周末沉迷到深夜。春节之后,出现过有那么一瞬间的冲动,我想捡起那段一直没写完的小说,只是也就那么一次,结果还是放到那里了,也不知道未来还有没有那么一丝可能的冲动去继续了。慢慢的春天来到,希望似乎按照想象中的步伐走来,看着的浪姐2,自己的偶像来了,虽然早已没有了当年看1的时候那种心境。买了一本富爸爸,可惜自己哪怕看完,也没有办法去把那种思想深刻的反应在自己身上,其实有种很无力的感觉,就好像,明知道要改变,只是现实告诉自己,没有办法,很难,有种无形的东西,冥冥之中就是跨越不了。越长大才越发知道,其实很多东西靠着一生,下辈子,下下辈子,也无法去改变了。整个去年感觉自己的工作慢慢变得顺手起来,然后其实松懈了对自己英语的要求吧,自己买了一些听力的资料,但是没有坚持下去,也就听了一点点。其实还是想继续加油下去,虽然自己也算是在慢慢看一些电影,去尝试从中学习,只是还远远不够,不知道今年这个flag能拔掉多少。

自己的身体也在逐渐出现一些不好的症状,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年龄应该会发生的事情,只是自己很难有一点一点的精力去逐个解决了,其实落在自己身上的有太多的问题了,多到几乎不可能去全部清除,只能说想到哪个就去弄一弄。也没办法,随着年龄增长,已经背在自己身上的东西越来越沉重的时候,很多东西其实是顾不上的,或者即使有强行拿出时间去顾的时候,也不会有这个觉悟去做了。这年,给自己取了个英文名字,叫Creek Taw,其实还是按照拓小溪这个名字取的,甚至可能直接说是直译而已,当然只是在自己偶然间看到Creek则个词发现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想着作为名字会比较好听吧。其实自己日语名字也换了好多个了,所以取一个正式的英文名字应该也算是有意义的一件事吧。

清明,我接了ta来北京,接之前我非常忐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因为自己在春节前被狠狠地伤害了一次,其实也蛮佩服自己的勇气和决心吧,大概是某种原始的欲望在操作,我还是做了。我知道某种意义上这是自己所希望拿掉的“冒险”,只是这个故事确实非常复杂,即使是现在也只能一步一步去看,除了比较,很难单独决断出很多种方面的对错。那段时间之后,自己就对绿团的某些歌词产生了共鸣,想起了自己的初恋,准确说是自己把那段感情当成的初恋,「青丝成雪的那刻,或许也会是人生的一大感叹吧。快要逐渐消逝的感觉,或许直截了当的看穿那股不适合吧,反而释怀了一些,是的吧,还是无所谓了。终究是擦身而过,只是庆幸还没有沦陷到伤害」,这几年间,或多或少都从各个地方听到了有关ta的消息,只是再也没联络过,那个ta仍然在通讯录里,只是再也没有了发送任何消息的勇气。

五一,自己请了假去了趟南京,基本也算是在自己旅行计划的板块中又填上一个空白,仔细想想的话,这也算是自己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一个人旅行了。回来之后对自己的未来规划有了一些想法吧,其实这个话题一直在思索中,直到今天还在找寻一个答案。在知道自己可能拥有北京户口的时候,自己还是抱着很随意的心态申请了一下,其实在周围人口中也得知了这个东西的珍贵程度,但其实自己也清醒的知道,这个户口并改变不了什么,甚至说,北京也好,户口也好,可能就是个人生过客罢了。今后自己的打算,直到现在这一刻,可能觉得在成都的可能性最大吧,因为如果真的在重庆的话,我可能真的无法接受自己的家庭在那么近的距离。况且自己这个行业,在成都的话可能性会比重庆大很多。当然,未来什么都可能发生,不知道会面对什么,也可能是几个月之后自己又有了不知道是啥的想法。

国庆,也是一年当中唯二两次自己能有个单独出去旅游的机会,这之前的好几个月其实自己的生活已经非常固定了,工作状态平稳,其实也充满无趣,这也是很好的一次机会算是给自己身心调整一下吧。给自己添补上板块的最后一块,广东的两个城市广州跟深圳,在高铁前下了好多好多电影,旅行真的是不一样的心情,相比于过春节自己只想着快点回家,旅行开始那天真的是久违的某种心情,那种可能今后越来越少,以至于再也感受不到的心情,在一个靠窗的角落,看着一部一部电影,伴随车窗外的风景切换,几个小时心境的变换,那种感觉,直到现在回忆,还是会很美好,也会感叹。在广州看了野生动物,应该是自己长大以来第一次去动物园,逛街买了衣服,吃着广式的各种美食,那种味道简直就是天堂的感觉,在重庆长大的自己,其实对重口形成了习惯,因此对各种其他地方的清淡不为所动,唯独这次,我确实被折服了。在完全不同的的地方,我也会变成不一样的自己的感觉,其实也不会有人想到我会在oncall那天背着电脑去看了广州塔,即使很累,即使走两步路也满头大汗,作为究极宅男的自己也感受到那种时刻的幸福,还有开发某种xp的小彩蛋。再去深圳就是为了见ta了,途中见证了中国TFT的首冠,当时也是非常激动,其实整个去年算是游戏的大胜利,MSI、TFT,再到最后最振奋人心的EDG,所以自己一直说自己欠着某个契机,最终深埋在一堆backlog里了。虽然知道自己体验的不是广东人的真实生活,只是某种旅行的感触,但是还是很喜欢,觉得至少有时间来享受的一种生活方式吧。跟着ta去跳楼机做了一次,知道了自己的身体确实很虚,不能承受的东西可能真的跟年龄无关了,人要学会某种意义上的低头。

后面还去了环球影城,看了好多电影,甚至于有了新一轮的冲动,有点当年痴迷魔方的感觉。看到we rock的视频之后产生了那么种冲动,新的一年天气变暖之后想要去学跳舞,不知道是不是有些疯狂,而且其实这种冲动直到现在慢慢有些退化,蛮担心可能真的甚至连热度都还没开始已然消散,所以我给自己新年的标签是蜕变,其实这里有好多层意思,去年是改变,只是可见的改变了一些,还没有到达蜕变的地步,如果能让2023年的自己看到之后能问心无愧的赞叹,那才算是成功的吧,自己也会按照这个方向去拼一下。毕竟,只是温柔了,但是世界是复杂的,哪怕改变了自己的认知与三观,这个世界依旧以它该有的方式运转着,无法改变他对自己的作用,只能改变自己自身的看法,以及自己的应对方式,所以继续的改变,然后至少要让自己能够看到,自己不仅逐渐适应了这个社会、这个世界,而且在努力地创造新的自己。

自己也陷进去了一件事情,就是连续发生的一系列找寻亲生家庭的故事,之前的失孤,当时的亲爱的,让自己体会到好多不同方面的东西,「看到各种新闻的描述,感觉自己不断在共情,被改变人生的十几年,真的怎么想都很魔幻,以前自己也很多时候会去想平行宇宙的事情,当现实事件如此接近的时候还是会觉得很无法脱身」,只是最后的自己依旧选择去相信这个世界,这个社会能够减少这样的东西。其实乃至到后面看到刘学州的事情,心里太不是滋味了,看到那份遗书,我看到了好多好多自己曾经身上的影子,直到我刚提到的最近看的3年A班,到最后一集的时候,我都不敢把自己百分百身心投入沉浸进去看,害怕自己过于共情又很难走出来。电视剧也有,小说也有,然而身边依旧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那么年轻生命的消逝,不知道用什么言语来形容。其实自己抑郁症那段时间,认为自己已经看透了很多东西了,以为那些自杀的人,除非是走投无路,不会有那种长期的冲动,其实现在看来,还是认识的不够深,毕竟,心理上生理上的东西,有时候混在一起真的什么都说不准,准确的来说,现在的自己可能比抑郁症那段时间更要有自杀的冲动,当然只是说量化的指数,可能也就是0.01相对于100与0.1相对于100这样子吧。社会以外,家庭也是,也有似曾相识的感觉,直到最近我能深深从我爸身上看到那种影子,小时候的那种感觉太熟悉,以至于我都选择了麻木的接受,当我跟好朋友倾诉的时候,他都觉得不可思议,是的,确实在这个社会上来说正常人都会觉得离谱吧,我以为关于这件事情已经跟家里有了慢慢的共识了,直到这次春节回家,最后一天,爆发了,自己还是太过于天真,而且我会觉得我爸过于可怕,自己活了这么多年,真的虽然已经做好了家里会很传统的准备,但是真的完全无法接受自己生在这样的原始家庭中。我只能说庆幸,某些事情我还没有说出口吧,但是这也肯定了我一些想法了,提到过的,未提到的,其实无所谓了。哀莫大于心死,这大概也是刘学州为什么会选择自杀的原因了吧,毕竟,如果有家能留恋,中度抑郁症当中也能坚持下来,可当被家庭所遗弃,或者说是被作为“家”的工具,那何谈留恋呢,自己还是太不够自我了点,虽然自己知道自己已经有了些很难丢掉的负面思维,还是希望自己真正意义上走向心灵的“蜕变”,活成自己,不正是自己一直在追寻的吗。这年自己在努力,努力去丢掉原生家庭的某些影子,即使还是发生了些事情,以致自己都很难判断,是天生遗传,还是潜移默化的效果,只是自己明白,需要做的是不管怎样,丢掉那些坏的东西,所以那次玩游戏我跟表妹的男朋友吵起来,现在想起来还是很难受,并不是对自己的软弱抱歉,而是自己意识到是自己把最不应该的那些东西带到别人那里去了,不谈是在排位还是说挂机什么的,而是我把我爸身上那种影子,那种我极力想摆脱掉的东西,给放出来了,我玩了这么多年游戏,基本没有吵架挂机的东西,一下子因为冲动给打破了,温柔过去了两年吧,其实自己肯定也不想丢掉,但改变这年,不能问心无愧的说到全部,至少还是,这大概也是自己整个去年,唯一愧疚和遗憾的事情了。

感觉写着写着却变得消极了起来,春天来了,也得好好的开始新的一年不是吗,作为年度总结,其实晃眼一看,也就那么些事,大体的时间都是工作5天,然后颓废2天,机械重复,然后在为数不多的不一样的日子里,有那么些事情发生罢了,看了看去年的总结,展望的地方真的是很多都实现了,虽然没有搬家,没有控制冒险,没有足够成熟,没有看到疫情的减轻,但是也是换了发型,打了疫苗,去了环球影城,去了预想的3座城市。即便阴霾没有散去,还是在拼命改变着自己的颜色,2022、ピスタチオを食べてemoになっても、変わろう。